今天是2019年8月18日 星期日,歡迎光臨本站 

公司動態

中國酒企為何需要走出去?你不得不知的4大理由!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17/6/24     瀏覽次數:    

  中國酒企為何需要走出去?是基于以下四個原因:

  一、全球酒精消費正在逐年遞減:

  根據全球酒類市場研究機構報告稱,過去五年全球酒精消費量持續萎縮,尤其是去年陡降達到1.3%(過去五年的平均降幅只有0.6%,降速陡增一倍有余)。造成這現象的背后原因有多重因素,包括:全球經濟復蘇乏力,各國酒類管理方面的規定日趨嚴格,甚至與產業的自動化、智能化都有關系。(減少藍領與低技能工種的就業機會)明顯的例子,美國藍領的收入情況不佳(美國藍領是美國啤酒市場的主力消費群),導致2016年美國啤酒的消費量的遂降2%。

  因此,面對全球逐年遞減的酒精消費,歐美各國的大中型酒企紛紛把企業的未來,壓在經濟發展快速的新興國家上,這其中受到關注的是躍居世界經濟總量第二的中國。自從我國加入WTO之后,隨著經濟的騰飛,外國酒企更是加快前來中國的步伐。如今我們可以大膽的說,歐美的大中型酒企不是已經在中國,就是在來中國的路上。

  歐美酒企經多年的“攻城掠地”,在中國酒市場大有斬獲;例如透過并購參股的方式席卷啤酒市場,經由代理進口占據了葡萄酒市場;而傳統的西方六大蒸餾酒則完全是歐美的天下。甚至在中國的自留地白酒領域,也出現外資收購的身影。

  而這些情況僅僅只是個開始;隨著全球性酒精消費的逐年下滑,我國作為單一語種的單一市場,對國外酒企的吸引力只會越來越強。

  二、劉易斯拐點出現、消費群體青黃不接:

  我們都知道,計算任何一個地區或國家的每年酒精消費總量,有一個簡單的公式;年酒精消費總量=總人口數X人均年酒精消費量。這個公式是國際間常用的計算方式,用以比較不同國家或地區的相同酒種消費量;但是,在同一國家或地區,比較不同酒種的消費量,這個公式的計算結果,往往很難讓決策者,掌握市場的實際情況,因為這個公式缺乏對年齡段的描述,也就是沒有考慮人口結構。

  劉易斯拐點問題,在我國爭論10年也研究了10年,現在終于畫上句號,根據中財辦副主任韓俊(同時也是中國經濟50人論壇成員)于2016年10月的闡述中表明,從2012年以來,我國16周歲至60周歲的年齡人口減少了1500萬人,年年都在減少。同時根據世界銀行的一份報告則說,盡管中國放開二孩政策,但是到2040年中國16周歲至60周歲人口降幅將會超過10%,約減少9000萬人(年均減少約400萬人)。

  如果再把目光聚焦在我國傳統的白酒與黃酒,情況就更難樂觀;我國的嬰兒潮有三次,分別是建國后不久就出現了一次嬰兒潮;1962年至1975年的第二次嬰兒潮(這次嬰兒潮被稱為主嬰兒潮);以及1986~1990年(這次嬰兒潮被稱為回聲嬰兒潮);如今傳統白酒與黃酒的消費主力大軍正是第二次嬰兒潮,占當前人口總數20%,年齡在42歲~55歲的群體。然而,這個群體隨著年齡的增加,酒量卻越來越淺。而第三次嬰兒潮,則由于西風東漸,他們成年后,酒的選擇豐富多彩,基本上可以稱他們是進口酒的擁躉。

  還記得十年前,進口葡萄酒正在努力深耕年輕族群的時候,當時的中國酒企則是全力搶占政務用酒與商務用酒的頭銜與定位;現在看來可以稱得上是“中國酒企失落的十年”,雖然其中有政策的影響,但也看得出來,除了新興酒企與少數的酒企迅速掉頭,大多數的酒企并沒有相應的調整。

  消費族群青黃不接的情況僅僅只是個開始;隨著主力消費群的逐漸老去,除了酒量的因素,他們的收入分配也會更多的朝養老與醫療傾斜。

  三、酒業的高毛利率吸引大批的資本競相逐鹿:

  華為跨界到進口紅酒市場;聯想旗下豐聯集團,擁有多個白酒品牌板城燒鍋酒、孔府家酒、武陵酒、文王貢酒業等。維維股份則并購了貴州醇。就連中信旗下,也有紅酒品牌。從這些跨界的并購可以看的出來,相對于其他行業,酒企業的毛利率簡直就是難以想像的天堂;資本是逐利的,面對如此誘惑,可以想像未來的中國酒市場又會呈現出怎樣的競爭與博弈。

  四、一帶一路是酒企業走出去的良機:

  幾百年前,隨著華僑的出海,中國餐飲走出去了。幾十年前,隨著電影的出海,中國藝術走出去了。“一帶一路”實在是國內酒企走出去的機會。看看外國酒企,但凡能發展壯大的都是兼顧當地與外銷市場,其中固然有著本地市場人口規模偏少的客觀因素,但也因為他們堅信,只要是好酒,不管在西方還是東方,都會被欣然接受。

  因為人類的味覺偏好有著驚人的相似性;100多年前,中國人嘗到啤酒,覺得淡而無味,跟兌了水的劣質酒毫無區別,甚至毫不客氣稱啤酒是“馬尿”。而今,啤酒已經融入中國的飲酒文化之中,成為消費多的酒類;20年前,“干紅葡萄酒”對中國人來說,是個又酸又澀的玩意,不兌上雪碧簡直難以入喉,而今卻成為領導時尚的酒類,并且完全按照西方的方式飲用;誰又料得到再過幾年,又會是怎樣的酒被中國人接受?同樣的,誰又料得到再過幾年,中國人所鐘情的白酒會不會成為全球人類都接受的酒類?

  內憂外患是當前中國酒市場的寫照;供大于求是當下酒企業需要直面的問題;其實,不僅是酒企,我國的許多產業也是這樣;所以透過“去產能”,關停落后產能,用“一帶一路”促進產能的發展壯大;簡言之,一帶一路要求國內企業先做強再做大,面向國際,成為卓然傲立的世界500強!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頁
0557-3068161
瀏覽手機站
0107棋牌游戏币
安徽快三最大遗漏no qq分分彩开奖记录 甘肃快三开奖今天结果 北京快乐8是正规的吗 广东时时20选8开奖结果查询 今日特马7266o网站 123投注法最新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 四川时时下载 万人堂心水高手论坛pp 河北快3开彩经网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 北京赛pk10稳赢公式 广东快乐十分网上被骗 广东快乐十分前组遗漏数据 江苏时时11选五